皮不拉几的福西西他妹

这里夕子/佩琪,什么cp圈都混,欢迎勾搭

【农丞】_胭脂与蔷薇-chapter3

主农丞、异坤、贾正

设定丞丞是作曲人,农农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丞丞的姐姐(范冰冰)是已退圈的歌手,退圈以后和家人一起住在新西兰的一个小镇

私设如山,请勿上升正主

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小红心小蓝手走起哦

如果广大读者觉得有什么不对或者不合理的地方记得评论哦

 

 

 

对不起夕子我真的敲极抱歉啊!都脱拖了两周了才发……高一党真的很辛苦啊!【难过】尤其是在还要为了自己和恋人的未来特别努力的学习的时候!我今天争取除了这一篇在多发一章!!!【努力脸】

 

 

 

 

还有就是,在补充一下下: 

在这个故事里,丞丞是患有轻度抑郁症和自闭症的,原因是因为小时候没有得到足够多的爱,以及来自于家人的童年创伤。然后一直到遇见农农之前,他都是一个不愿意和人交流,且看起来很高傲的人,其实这只是因为他很脆弱,害怕被别人伤害,所建造的假象而已。
















范丞丞看着窗外发着呆。

自己这么晚没有回家,难道家里人不会觉得担心吗?

真是,够不尽人意的。自己到底还是不是他们的儿子和弟弟了。

 

 

 

 

 

“嗯,那个……”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丞丞吓了一跳,转过身的时候差一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啊你小心点啊。”少年担心地看向他。

“嗯。哦。”他对于自己鲁莽的行为感到不满地抿了抿嘴。“怎么了?”

“就是,那个,我刚才说,一直往下那条街上有个民宿来着。然后我的意思是说,等一下我下班了可以顺便带你过去的。”农农挠了挠头。

“那……也太麻烦你了吧。”有个人跟着?他可不想。

“啊没事的,主要是我也要路过那里回家来着。”农农笑着对他说道。“一点也不麻烦的。”就是特别特别想要和他在一起啊。陈立农心里想到。不会真的一见钟情了吧。

丞丞沉默了一下。

其实也未必是个坏主意吧。毕竟一个人在一个不太熟悉的小镇上找路,也不太安全啊。

“那就麻烦你了。谢谢。”

“啊没事没事哦。那如果你觉得差不多了就走吧。但是如果你还有什么事要处理的话,晚点走也没关系的哦,反正我明天不上班的。”面前的少年咧着大大的微笑对他说道。仿佛很开心可以带他找路一样。

丞丞所不知道的是,他的确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虽然这个已经快要奔三的小白领自己也觉得这种行为很不可思议,而且很幼稚。

 

 

    

 

 

 

 

 

 

 

 

 

 

 

 

 

 

丞丞将拿出来的东西和衣服裤子放进包里,然后拉过箱子。

农农看了他一眼。“走吗?”

他点了点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都收拾好了,不走还要如何?

陈立农关掉店里的所有灯,然后和他一起走了出去,锁上门,又将灯牌的电拔掉。

“嗯 ……你可能需要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在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他转身看向愣愣地站在那里的丞丞,说道。

车?一个在便利店工作的年轻人怎么会有车?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

过了几分钟,一辆崭新的奔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然后陈立农摇下车窗,示意他坐上去。

奔驰?他怎么会开得了奔驰?虽然不是什么劳斯莱斯,玛莎拉蒂,但是就是月薪过几万的人,也很难买得了啊。更别提在便利店上班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了!

丞丞默默地拉开车门,带着满心的疑问,坐进了车里,系上安全带。

“那……我就往下开咯。”谜团重重的少年转过头来,无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民宿在这条路的最下面呐。”

“……嗯。”他默默地应了一声。

 

 

 

 

 

 

 

 

现在这个事情真的变得很奇怪了啊……

他下了机场大巴,然后就下雨了;

然后他迅速跑向最近的可以躲雨的建筑物——一个便利店;

然后他一转身就遇到了一个给他拿毛巾、带着一种他很熟悉的香味的衣服和热咖啡的年轻人;

再然后他突然发觉自己度过了漫长的瓶颈期,好像还是因为这个像一个太阳一样的少年给了他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然后的然后,他偶然间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工作的时候的样子,有点可怕——完全不是原来那个小太阳了;

再再然后,年轻人说可以带他去找住的地方,于是他就懵不拉几的跟着少年上了他的车;

然后……车!车是最大的谜团……再加上……公司里开会……

突然间,陷入思考的丞丞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坐直了身子,把正在开车的陈立农吓了一跳。

难不成……难不成……他是个小老板??

这样就说的通了,包括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他为什么可以提早关门,包括他为什么可以开昂贵的奔驰,还包括为什么他和公司里的人开会的时候为会如此像个掌领大权的公司高管,等等等等。

他靠了回去,为自己的机智感到满意。

但是等等!

他为什么要对这个人这么在乎!!

不不不,只是在乎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么奇怪而已……他心虚地安慰着自己。我们两个马上就要分道扬镳了,甚至可能今生都不会再见面了,我怎么可能在乎他!尤其是,他还是个男人……

 

 

 

 

 

 

 

 

但是他错了。

世界那么小,这么可能不在见面呢。

尤其是注定要永远纠缠在一起的人啊。

 

 

 

 

 

 

 

 

 

 

 

 

 

 

 

 

 

 

 

 

 

 

 

 

 

“到了哦。”少年柔软的声线惊醒了正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丞丞,成功地让他又转回了现实。

“啊?哦……这样啊……”他迷茫地看向四周。

少年带着他走向一栋老房子的后面。

“这里秋天的时候可漂亮了的,到处都是闪闪亮亮的小灯,抬头还能看到星星呐,店主总会……”

什么也没有。

“啊……哦豁……这就很尴尬了ne……”少年转过身一脸尴尬地看向他,挠了挠头。“好像……没……开门??”

丞丞整个人都懵掉了。

“那 ……我……怎么办??”他无措地看向面前的少年。

陈立农眯了眯眼。

眼前这个男人现在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知为何,让他感到有一点心酸。

我怕不是傻子吧。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说多了人家也会觉得我很烦吧。但是……就是忍不住想要去融化他、保护他啊。

“要不……”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想说的话,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就非常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范丞丞非常生气而且无奈地将手机拿了出来。

是妈妈。

他突然鼻子有一点酸。

呵。

终于知道要给我打电话了啊。

他好想好想要马上就把电话挂掉。

但是他不能。

“我……我接个电话。”他皱着眉头看向面前的陈立农。

“嗯哦没事的啦,我回车上等你。”少年识趣地默默走了回去。

丞丞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挂掉电话。他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喂。”

“啊是丞丞吗?”

“……是”

连我都声音都不认识了吗。

呵。

“啊是这样的,你那个叔叔因为今天下暴雨,所以就在我们家住下了,这样的话家里就没有空房间了。你肯定也还没有回来的吧。要不这样,你先在城里找个小旅馆住下,我们明天早上来接你好了。抱歉了儿子,妈妈也是因为没有办法才这样的啊。”

“哦。”

“儿子??”范夫人不解地问道。

“知道了。”男人答道,冰冷刺骨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啊那就这样啊儿子妈妈先挂了……”

 

没等对面聒噪的女人唠叨完,男人就挂了电话。

 

 

 

 

 

 

 

 

 

 

 

 

 

 

儿子?

呵。

 

 

 

 

 

 

 

 

 

 

 

 

“我先回机场好了。明天他们会来接我。”他转过身,走到车前,对着摇下的车窗说道。再次变得冰冷冷的声音让车里的少年在二十多度的气温下默默地打了个寒战。

男人转身正准备走,就听到车里的少年一声喊。

“诶!这么晚了你还想去哪里啊!现在这个时间点哪里还有机场大巴哦!范先生你不要幼稚赌气嘛,这样很危险的好不好!”

“关你什么事!我爱去哪去哪用不着你管!”他生气地吼回去。“你不要以为我进了你的店穿了你的衣服我就会让你对我负责了!两个都是男人,我不需要你的关心!”鼻子突然一酸,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

为什么这个该死的男人要对自己表现得这么关心。

他要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实面目,一定会觉得自己很讨厌的吧。

“搞什么啊!”他愤怒地想到。

为什么要这么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和对自己做的事情呢?他只是个陌生人啊!

还是个陌生男人!

 

 

 

    

    

他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转身就跑。

还跑了??陈立农无奈地想到。别看他表面上那么高冷成熟,现在真的就像一个正在赌气的小孩子。

他心里一紧。

这样真的太危险了,我可不希望这么美好的一个人最后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出点什么事。。

他叹了口气。

好像自己最后还是沦陷了啊。

 

 

 

 

 

 

 

 

 

 

 

 

 

不能……不能让他追上我。

他再继续纠缠下去……我……我可能会……会再也不想离开他了吧。

范丞丞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他吓得猛然停了下来。

我才认识他半天!

而且他是个男人!

而且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太危险了!

后面的男孩也想停下来,但是因为跑得太快了,没有及时刹住车。于是,两个人猛地撞到了一起。

丞丞吓得往前跳了一下,没有站稳,差一点摔倒。后面的少年急忙伸出手拉住他从面前划过的手腕,却又因用力过猛将面前的男人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好……好温暖。

丞丞猛地使力推开他,然后终于憋不住地哽咽了出来。

他飞快地转过身,然后吸了一口气。

我是个男人。

我不能哭。

他再次转过身。

“对……对不起。刚才失礼了。”面前的少年一脸窘迫地说道。

    “没事。”抬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掉出,他声音微微颤抖着说道。“我刚才有一点狂躁。不好意思,我这周的药还没吃。”他装作漠然地向前走去。“之前忘了告诉你了,我有抑郁症。”

我猜也是。陈立农默默地想到。

拒绝和人交流的眼神,和家人说话是近乎刺骨而又带着一丝凄凉的声音,对所有人冰冷冷的孤傲神态,以及表面强势下的脆弱心灵。

认为别人都会伤害自己的绝望心理,他曾经也有过。

    “那……“他轻轻地开了口。”今晚就先住我家好了。“

    “还是……要我开车送你回家?”

    

    

    

    

    

    

    

    

    

    

    

    

    

    

    

    

    

    


评论(10)
热度(17)

© 皮不拉几的福西西他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