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不拉几的福西西他妹

这里夕子/佩琪,什么cp圈都混,欢迎勾搭

【农丞】-胭脂与蔷薇~chapter2






主农丞、异坤、贾正

设定丞丞是作曲人,农农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丞丞的姐姐(范冰冰)是已退圈的歌手,退圈以后和家人一起住在新西兰的一个小镇

私设如山,请勿上升正主

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小红心小蓝手走起哦

如果广大读者觉得有什么不对或者不合理的地方记得评论哦

 

 

 

       先说一下,啊啊啊敲极抱歉啊!高一党连周更都伤不起啊啊啊啊【难过】,所以发晚了抱歉呐啊啊啊!!!为了补偿,我今天发了将近三千字!再次sorry!

 

 

 

 

       还有就是,之前忘了说了:

       在这个故事里,丞丞是患有轻度抑郁症和自闭症的,原因是因为小时候没有得到足够多的爱,以及来自于家人的童年创伤(而且这样的人特别 多疑,总是怀疑别人会伤害他)。然后一直到遇见农农之前,他都是一个不愿意和人交流,且看起来很高傲的人,其实这只是因为他很脆弱,害怕被别人伤害,所建造的假象而已。

      





       这一章就可以看到我们的返程是如何超级纠结自己到底是放飞自我还是保守防备惹hiahiahia【奸笑】

 

 

 

 

 

 

 

 

 

 

 

 

 

 

 

 

 

      “您好,请问需要毛巾吗?”软软的少年音带着一点台湾腔,在范丞丞背后响起。

       他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店员服的男孩,高高瘦瘦的,手里拿着一条毛巾,嘴上大大的微笑在冰冷的便利店里仿佛一个发光的小太阳。

       丞丞愣了一下,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手接过了毛巾。 

     “谢谢。”他冷冷地答道。

       他脱下外套搭在箱子上,将毛巾甩过头顶,擦着湿哒哒的头发。

       他早上梳的大背头早已因为在飞机上睡觉和雨水的浸透滑回了中分。雨水浸湿了他白色的衬衣,变得半透明的衬衣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将他完美的身材毫无遗漏地勾勒了出来。纤细的腰肢和胸前的两点同样一览无余,配上修长的天鹅颈,红红的眼角,以及被咬的嫣红的嘴唇,他看起来性感极了。

       柜台前的少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由得耳根红了红。他飞快地转过身,走到热水机前,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双手开始泡咖啡。

       想什么呢。他对自己说。但脑子里还是抑制不住地要去想刚才,那个男人高傲的表情和高贵的面庞。

       搞什么呢。难不成这就一见钟情了吗。

       他对自己幼稚的行为表示无奈。

 

 

 

 

 

       丞丞擦完了头发,将电脑拿了出来,放在窗边的桌子上。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叹了口气。

     “困死了。”他生气的嘟囔着。

       话音刚落,一杯滚烫的咖啡就被放在了他面前。

       他惊讶地抬起头。

       这个人怎么知道他想喝咖啡?!

      “天气比较冷,我们店为每一位有需要的客人提供咖啡。”少年大大的微笑晃得丞丞有点心虚。

    “哦。”他的声音没有之前那么冷了。然后又补了一句。“谢谢。”

    “不用客气哦。嗯还有,你的衣服湿了,我们更衣间又多余的衣服,有需要可以跟我去换的哦。”

       这个人怎么这么多事啊。丞丞懊恼地想到。但是内心里小小的暖流提醒他,他其实很喜欢这种‘多事’。

       他默默地站了起来,在少年奇怪的目光下跟着他走向了更衣室。

       少年从储物柜里拿出一条破洞牛仔裤和一件对于丞丞来说略微有一点大的黑色卫衣,放在了椅子上。“嗯,可能有一点大,你就将就一下。”他不好意思地说道,然后自动地走了出去。

       范丞丞嫌弃地看向男孩给他的衣服。

       要不是他的衣服湿透了,而且他又没有带多余的的话,他这个有洁癖的人才不会传别人的衣服呢。

       他脱下湿透了的衬衣,然后拿过卫衣。

       突然间他积累了一天的不爽全都消失了。

       卫衣干干净净的,带着一股非常非常好闻的香味。

       一种他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为何的香味。

       他将头埋进衣服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的眼眶有点湿。

       他感到他花了这么多年建造的,用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高傲而冰冷,且生人勿近的那层盔甲,开始动摇了。

       他难受地吸了口气。

       他怎么能就因为有一点熟悉的东西就有强烈的安全感呢。

       真是,太脆弱了啊。

       毕竟,谁知道这个少年是不是故意要让他有这样的感觉呢。

 

 

 

 

 

 

       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换上衣服和裤子。他拿起湿掉的衣服,推开更衣室的门,走了出去。

       柜台前正在忙着什么的少年听到脚步声,转身朝他走了过来。

      “哇,蛮合身的嘛,我还以为会不会太大了你穿不了呢。”

       说实话,的确有一点点大。但是,范丞丞穿着很好看。

       松松垮垮的领口大敞着,精致的锁骨和上面银色的细链子好看极了。纤瘦却不失圆润的,挺直的肩膀,将柔软的卫衣完美地撑了起来,也好看极了。

       软软地台湾腔,大大的微笑,和眼里掩饰不住的喜欢,彻彻底底的瓦解了范先生今日份的冰冷,和他刚才努力压下去的安全感。

      “谢谢。”他的声音不再冰冷,听起来更加好听了。好听地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惊讶。

       他默默地放下手里的衣服,然后伸出了手。

       豁出去了。他想到。

      “你好,初来乍到,我叫范丞丞。”

      “啊哦……”少年惊讶地挠了挠头,握住他的手。“嗯,你叫我农农就好了哦。我也是刚来这个小镇ne,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有望多多包涵。”说完害羞地笑了起来。

       范丞丞心里一下炸开了锅。

       天呐。太可爱了吧。

       内心最固执的那一面缩到了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他肯定是个不会伤害他的人啊,再不可能有比他更加阳光的男孩子了吧。

 

 

 

 

 

 

 

 

 

 

       范丞丞坐回了电脑前,喝掉了杯子里仍然温热的咖啡,然后满血复活地开始和歌词对抗。

       现在他的脑子里有点乱。

       一方面,他想要努力维持自己的防备好不受伤害。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想要放飞自我从新开始。

       他想了一会,索性决定将所有的问题先推开,暂时不去管他们。

       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灵感和创作的想法。

       他惊喜地发现,好像他已经成功地渡过了最困难最痛苦的瓶颈期了,他又可以毫无阻碍,无比顺畅地创作了。

 

 

 

 

 

 

 

 

 

 

 

 

 

 

 

 

       等到他吧脑袋里所有的idea和灵感都清空以后,雨已经停了。

       他看了看时间,伸了个懒腰。

       都八点多了,这里离家还有好几十公里,他不可能再找车回家了。

       问问这附近有没有住的地方好了。

       他抬头看向柜台里的农农,却惊讶地发现,少年正紧锁着眉头,拿着一部平板,不知在看这些什么。

       他看起来很生气,完全和之前开心笑着的少年变了一个样。

       范丞丞心里咯噔一下。

       难不成这个男人真的……是个骗子?难道他其实真实的面目并不是不是他对自己展现出来的那个样子?

      “嗯,那个……农农啊……”他试探性地开了口。

      “啊……哦嗯怎么了?”少年迷茫地抬起头,呆呆的表情让丞丞突然松了一口气。

     “啊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住的地方啊?”也许他只是在工作而已。自己大概是错怪了他吧。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想想诶……好像附近没有的ne……不过一直往下那条街上有家民宿来着哦。我一会……”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平板突然的消息提示音打断了。

       他惊讶地低头看去,眉头又皱了起来。他叹了口气,疲惫地揉了揉额头。“不好意思哦,我们公司突然有个事情要讨论一下呢,我等一下再跟你说哦。”他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这样啊。没事的你先忙你的,我不着急。”果然是在工作呢。

        看来自己是真的过于多疑了啊。

 

 

 

 

 

 

       




       最后说一下,我在中间“渡过了瓶颈期”那段用的是“渡过”,而不是“度过”。因为我是想体现一下,“当一个人有了安全感,当他真正地感到轻松的时候,他就仿佛是渡过了一条焦虑的大河”的那种心情

 


评论
热度(20)

© 皮不拉几的福西西他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