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不拉几的福西西他妹

这里夕子/佩琪,什么cp圈都混,欢迎勾搭

[农丞]__胭脂与蔷薇-chapter1


主农丞、异坤、贾正
设定范丞丞是作词作曲人,农农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丞丞的姐姐(范冰冰)是已退圈的歌手,退圈以后和家人住在新西兰的一个小镇。
私设如山,请勿上升正主。
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小红心小蓝手走起哦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点评哦😋

















       范丞丞一直都很喜欢胭脂花。
       不论是它的味道,还是那彩虹般绚烂的色彩,都让他为之深深地着迷。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兴许是因为姐姐在他小时候总用妈妈磨的胭脂粉来化妆,兴许是因为节日的花囊和平日的香袋里总会放上几枝这种小小的花朵,又兴许是因为它寓意着凄美的爱情。
       但是现代化的城市里布满了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高楼大厦,密密麻麻仿佛连阳光都穿不透般让人抑郁不堪。
        这是一个容纳不了绿色的世界,更不会有胭脂的存在。
      



       

       范丞丞坐在出租车里,不耐烦的看着手表。再这样堵下去,就要赶不上飞机了。但是他又有什么其他办法呢?谁叫他的助理今天生病请假了呢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非常不合时宜地响了。
        男人看了看来电提示,生气地吸了一口气,抬手就准备挂掉。但在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点向了那抹醒目而刺眼的绿色。
       “喂,丞丞吗。”经纪人姐姐欢快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怎么了?”被叫到名字的人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冷冰冰地答到。
           “啊是这样的,今天有个大单子,传奇娱乐的老板想让你给他妹妹写首歌,去不去?”经纪人姐姐对男人的冷漠毫不在意,习以为常地继续说了下去。
            这回男人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不去。你忘了我说过我不和老板合作。”他的声音仿佛带了冰渣般让人感到寒冷至极。
         他讨厌和公司老板合作,他们总是油腻而要求繁多,让他心烦意乱。
         “可是丞丞!你不知道他要给你多少……”
        男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你听清楚了:我已经说了我不去了。跟他说我不和老板合作。这是原则性问题,不是钱能解决的。况且,我不需要为了钱接单子。”说完便挂了电话
         他冷笑着将手机调到飞行模式,然后毫无怜惜地扔进了包里。
       这些老板也真是,不看看自己何德何能,好像是他高攀了他们一样,好像他们随便喊一句他就要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为他们当牛做马。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靠回出租车的椅背,然后在听清楚司机的音乐时,嘴角挂上了一抹嘲讽的微笑。
       此时此刻,车厢里正放着他为乐华新晋男团[乐华NEXT]写的《wait a minute》。这是他花了整整四个月的心血,从头到尾自己编整出来的一首歌。这不是他第一次为男团写歌了,但是很奇怪,这个男团可以说是他比较喜欢的了,所有人都很认真,大家甚至会为了更好地诠释这首歌的感觉,来与他探讨写歌时的想法。
     然而,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 ,又有谁能够真正理解他歌里所蕴藏的感情。
      就连即将要见到的人们也不能。
       





       飞机场一如既往地有不少他的粉丝,还有一些其他的闲杂人等,熙熙攘攘的,几乎容不下其他的东西了。
        范丞丞礼貌地朝粉丝们挥挥手,拿着机票大步流星地向前走着。
        进了候机厅,他骤然松了一口气。
        范丞丞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虽然他很爱他的粉丝们,但是熙熙攘攘的地方总让他感觉孤单,仿佛他的全世界都被冰冻了一样,很冷很冷。
        还好路最后终于通了,让不然可能在晚一点他就要错过了。他飞快地走向登机门,差一点把票甩了出去。
       他几乎是最后一个登机的人了,验票员小姐姐看着他叹了口气。本来她是要收“摊”了的,谁知突然来了个通知,还有最后两位旅客已经过了安检。要不是为了她的工资,谁会愿意给这么一个直冒冷气的怪叔叔检票啊。
        飞机上意外的没什么人,按道理姐姐住的小镇假期的时候应该有很多人惠顾才对啊。他轻蔑地笑了一下。估计他们都去坐那些便宜的红眼航班了。
        耳机里放着他最近构思的新歌,他不耐烦地卡掉,将耳机扯了下来。毕竟飞机上貌似不让带耳机。
       其实他莫名地希望刚才就那么错过了飞机。
       这样他就不用回那个令人感到冷清的地方了,也不用坐什么飞机了。
       他打开遮光板看了看外面。阳光很刺眼。他又关上了遮光板。
        空姐来检查安全带了。并提示大家飞机即将起飞,请收起小桌板。
        飞机起飞时的轰鸣声和失重感让他恶心。
        他好希望现在就能够跳下这架该死的飞机。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傍晚了。小镇一望无际的平原让他由衷地感到脱离了高楼围绕的烦闷。
        从这点来讲他还是满庆幸这趟令人疲惫的旅程,他坚持下来了。
        但是一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人,他就头痛。
         然后现在他还得在这里等那些人来接他,见到了他们还得为飞机晚点赔不是。可是话说回来人都去哪里了啊,过了这么久还不来。天都快黑了。
       他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儿子啊不好意思家里来了个你的叔叔,现在没人有时间去接你,要不你先找辆车然后自己来吧。”
        他沉默了两秒,然后冷冰冰地说到:“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
       方圆五十里没有一户人家,让他怎么自己找车?机场除了专线大巴连公交车都没有,让他怎么自己回家?
        这么不想让他回来怎么不早说呢,来之前倒是挺热情的,什么“丞丞啊你回来嘛姐姐想死你啦”什么“儿子妈快一年没见你了”,结果回来就一句“啊我们现在走不开你自己回来就好了”就把他打发掉了。
        他再次冷笑了起来。
        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呢。





       专线将范丞丞带到了小镇上的一个巷子里,然后剩下的路,就得他自己走了。
       他看着微微发黑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要下雨了。”他自言自语到。“真烦死了。”
       在这个导航科技一点都不发达的小镇上,就算他知道自己家的住址有有何用呢?更何况家里人从来就没有告诉过他任何一个和家有关的地址。
        他望了望四周。这附近除了一个便利店就什么公用设施都没有了,连个小旅馆都没有。他也不可能在便利店里呆一个晚上吧。就算它是一个二十四小时开门的便利店。
       他感到一滴水滴到了头上,紧接着另一滴又滴了下来,然后,正如他所料,开始下雨了。
       他皱了皱眉,看了一下手表,向便利店走去。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珠开始砸了下来。他吓了一跳,急忙拽着箱子朝便利店跑去。
       然而,在他成功冲进店里的时候,他还是湿透了。
       他狼狈地甩着头发检查着包里的贵重物品--他的手机、电脑和书。还好没有湿,不然他的新歌存档和笔记就完了。
       正在范丞丞懊恼为何每次回家的路上都会遇到如此倒霉的事情时,深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您好,请问需要毛巾吗?”

评论(6)
热度(27)

© 皮不拉几的福西西他妹 | Powered by LOFTER